闻药师法信受奉行 消灾免难增福延寿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饶益有情同成正觉
药师三昧行法

藥師三昧行法序

三昧。菩薩道之正行也。而復以懺法名者。豈律文懺淨。為三昧之方便。尸羅不清淨。三昧不現前。其名有以取之歟。余曰。懺法。非外方便也。明三昧之助也。夫三昧正行。通達實相。達實相者。是第一懺。眾罪霜露。慧日消除。蓋無之而不懺矣。

第以心理微密。觀用麤疏。黑業覆障。[衣/十]難開曉。故重運身口。助發其意。使疾相應。更加之以懺耳。助也者。順正者也。道無兩端。而有賓主。主正賓助。分所宜然。

今殆主懺而賓三昧。何居。余曰。助之為言藉也。謂以力藉與之也。當其正得助力。則體合而用一矣。

脩三昧時。其法名懺。懺之成處。三昧彰焉。三昧之得法。猶城之有門也。城之無門。自不名城。法之於三昧。其何賓之與有五悔徹始終之位。十乘通信法之機。聖言洋溢多方。高軌淵源有自。若藥師光垂堪忍。願攝有情。雖具為拔業纏之願。而無首伏罪結之辭。以指喻指。尚謂非中之是。無法立法。不猶節外之枝乎。余曰。諸經觀門固廣。其法一揆。而藥師為法。顯而且簡。毋得以辭害義也。

夫既曰為拔所纏業障矣。而又一一述諸過惡。吐露情辭。身口求哀。願為成道。則已作乞除。未作不作。悔過陳願之義。豈不至顯哉。且普賢觀則都淨六根。請觀音則通銷三障。方等陀羅尼之四眾滅罪。大涅槃之闍王懺逆。是皆法有對當。辭仍專切。乃若今經。雖詳陳眾過。實單除業障。現所為業。苟得拔除。則宿惑自謝。來報不受。可謂炙病得穴。伐樹得根。斯至簡之法。要視諸經獨拔矣。藥師本願。迦文勸請。符理契機。二俱善巧。且順機建法。尚名法施。而稱法隨機。得非允佛之化門乎。

蓋諸佛化門。各異其施。西方欲拔堪忍之苦。而先與淨蓮之樂。故彌陀施以攝門。中方當轉娑婆之穢。便是同居之淨。故釋迦施以折攝二門。東方欲與淨琉璃之樂。而先拔堪忍界之苦。故藥師施以折門。雖折攝異施。而同一慈悲。同為此界一切有情也。譬諸日焉。當停午時。罄無餘影。則折攝均施是宜。西照將沉。群動欲息。則攝施是宜。東明初啟。庶類憑生。則折施是宜。既已西沉。必將東起。中天皎麗。了無暫停。究是此光。輪燭一四天下也。

是則眉間白毫光。無量光。琉璃光。總是一光。繼之以日光月光。光光無盡矣。故有釋迦。不可無彌陀藥師。既有彌陀。夫亦可少藥師乎。如欲以先承光。光光無盡。必先盡此菩薩道之正行。

余業障深重。出俗參方。多歷年所。始遇大悲懺儀。雖課脩無間。而業纏未拔。今年春。仁菴義禪師。自邦溝還顯寧。急以藥師懺法。啟余邦定。且相期共席脩之。余甚協至願。援筆立成。作書寄往。秋初纔獲報章。而仁老竟示寂於邦上矣。

余既憫同志告徂。更念有志於藥師者。未聞此法。龍丘懋聖葉居士見之。慨然授梓。將以遍聞同志。昔陳文帝披悔辭於太極。唐中宗蒙降祉於房部。肅宗感瑞李於開元。而梁肅穆員皎然呂溫諸賢。申弘讚於文苑。皆與藥師有大緣起。若居士既以金剛般若。轉諸人先世罪業。又以此懺。用拔現世業纏。是亦淨琉璃國之乘願者也。是為序。

時康熙三年立冬日台山後學受登書於無畏堂

 

藥師三昧行法目次

定名第一

勸修第二

方法第三

一嚴道場

二淨三業

三修供養

四請三寶諸天

五讚歎

六禮敬

七發願持咒

八懺悔

九行道旋繞

十思惟義處

釋疑第四藥師

三昧行法目次(終)

藥師三昧行法

天溪比丘 受登 集

 

定名第一

藥師三昧者。即所入三摩地。所謂諸佛甚深行處。而即現前不動一實際地也。普賢觀云。諸佛住處。名常寂光。金光明云。諸佛游於甚深法性。則知入無量義處。超圓通本根。出入交[牙-(必-心)+?]於根塵。自他同歸於秘藏。皆是矣。故住與行遊。俱須得所。于處不留。于緣無著。無住而住。無行而行。譬之鴛鴦。雙遊並息。處緣泯若。住行穆如。隨用自在。乃得其所。亦是首楞嚴三昧異名。大品謂首楞嚴三昧。是諸三昧行處。蓋不起寂滅定。而現諸威儀。則藥師三昧。為諸三昧王。豈不信然。

又藥師是醫王。三昧即病行。良由無緣大悲。內自熏心。眾生病故。是故我病。亦由無緣熏發。感應道交。以己之疾。愍彼之疾。知病識藥。應病與藥。令得服行。病差藥除。則非真非有。意而有勇。正是所行甚深。然今于此。

欲得三昧現前。其有法乎。曰。經自陳四法。得是三昧。一曰聞。二曰信解。三曰供養。讀誦。受持。書寫。演說。四曰思惟修。習法具有四。而廣讚聞名。意在初聞尚爾。況後後乎。夫諸佛名號。是甚深行處者。以統眾德。而備萬法故也。

天台云。觀雖十六。言佛便周。舉正以收依。標主以攝伴。是則行願之善巧方便。國土之行數相貌。莫不盡于藥師一名。故一聞其名。則依正森羅。主伴影現。因果相冥。理事無礙。不移不動。全體宛然。淨名曰。正遍知如來及佛。此三句義。大千眾生。如阿難多聞第一。以劫之壽。不能盡受。故今曼殊。承佛威力以發問。而世尊。若一劫一劫餘。而欲廣說。終無盡也。如是。而信解之。誦說之。定心修而證之。吾說更無有盡矣。但能展用今法。則上之四法。一舉全該。故曰藥師三昧行法。

勸修第二

如來正法寖微。像法轉時。苾芻。苾芻尼。鄔波索迦。鄔波斯迦。欲修大乘行。真實信解諸佛甚深行處者。

欲盡聞無量菩薩行。無量善巧方便。無量廣大願。以利益安樂無邊有情者。

欲于諸佛土。隨意受生。常見諸佛。得宿命智。根力覺道。定念總持。無不具足。乃至不退菩提者。

欲願生淨土。其土一向清淨。有殊勝功德莊嚴。光明壽量。不可思議。與西方極樂。等無差別者。

欲脫三途苦。還生人中。以內外財。施來求者。

欲清淨尸羅。多聞正見。離增上慢。速得圓滿諸菩薩行者。

欲破無明[穀-禾+卵]。竭煩惱河。解脫一切生老病死者。

欲所有惡事。悉不能害。皆起慈心。互為饒益者。

若願生西方。志忽不定。隨聞今名。乃有八菩薩來。示其道路。以助往生者。若厭患女身。願後不復更受女身者。

欲求長壽。富饒。官位。男女。隨所願樂。一切皆遂者。

若菩薩四百戒。苾芻二百五十戒。苾芻尼五百戒。毀犯所受。怖墮惡趣欲得清淨。還具律儀者。欲燃燈造旛。為病人還增已盡之命。為王家轉禍為福者。應先造立藥師形像。敷座安處。燒香散華。誦經持?。思惟其義。修藥師三昧。

所以者何。此是諸佛甚深所行。不可思議。一切聲聞獨覺。及未登地菩薩。皆不能信解。若得修此。誠謂大難。蓋難於三寶中信敬尊重。故能修行者。得全分寶。但能誦持。得中分寶。華香供養。得下分寶。佛與曼殊說下分寶。尚不能盡。況中上耶。若不修是法。失無量重寶。是故明智者。深為之憂悲。

方法第三

經云。若有淨信男子女人。欲供養藥師如來者。應先造立形像。敷座安處。以種種華香旛蓋莊嚴。七日七夜齋戒。起慈悲心。歌讚。禮敬。誦持經咒。右繞佛像。思惟其義。

又云。為拔業障所纏。晉灌頂經云。志心懺悔自行首伏。其奉請一法。含于供養。矩公序云。祈請供養若不奉請。供養其誰。如是十章。次第整足。故今詮次。依以修行。

一嚴道場。二淨三業。三修供養。四請三寶諸天。五讚歎。六禮敬。七發願持咒。八懺悔。九行道旋繞。十思惟義處。

初入道場第一

時。具足修此十法。于後一一時中略去請佛。餘九悉行無異。仍以法華三昧補助儀觀想句偈。注於事儀之下。使正行時。專一用心。當知此十。或施為方法。或稱宣名句。或思惟義處而復各具事理。皆通感應。俱遍三業。悉淨三障。咸會三德何者。事即十科事行。理唯有二。顯則諸佛甚深行處。密則陀羅尼中道正空。此之事理。有作無作。必藉三業。三業機感。感必有應。應唯業淨。淨故障空。空處全德。當德全時。何事何理。誰感誰應。業障不立。德亦自空。唯十事得力。故名為藥。然當體無功。假名曰師。蓋藥師由斯而彰。則三昧於是乎在。

一嚴道場

經云。若欲供養藥師如來者。應先造立彼佛形像。敷座安處。散種種華。燒種種香。以種種幢幡。供養其處。此修三昧者通式也。又云。書寫是經。以五色綵。作囊盛之。灑掃淨處。而安處之。以種種香華幡幢。以用供養。

此式雖為像法時機。實通正末。涅槃云。所言法者。諸佛所師。若能用者。誠尊而勝。簡而嚴。上中下機。皆可行用。即上供佛。亦宜供經。又云。若有欲脫病人。及餘菑厄者。應造如來像七軀(此謂藥師一佛七軀。非四殑五殑等異佛七軀)。一一像前。各置七燈。一一燈量。大如車輪(灌頂云。七層之燈。一層七燈燈如車輪。則今世樹燈。準此式耳)。自七日至七七日。光明不絕。造五色神旛四十九首。又造續命旛長四十九尺。放四十九生。此式別為回病人已盡之命。并解國家諸種菑難而設也。今有還命息菑諸等機緣。極宜準此。然如是莊嚴。修今出世三昧。外助既勝內證亦速。如無力舉為。但依上式。專供本尊。及本經法。

若七佛經。於七佛中隨供一佛。此則通修七佛儀式。又供執金剛像。日別三時。三時衣別。白月八日。至十五日。誦咒等。此則持明四護摩法。皆非今式也。上是經中嚴像式。今當選閑靜堂室。先去舊土。後於淨處。別取新土。用填其地。以香和塗。極令清淨。次於其上。懸新寶蓋。蓋中懸五色旛幢。遍一室中。皆懸旛綵。正中安藥師像。(若東坐西向。極宜行人瞻對)日光侍左。月光侍右。像前供層輪燈旛。如列藥叉神將於壇隅。最好。其外。圍以勾欄。或廂簾等。慮地卑濕。敷設薦蓆。次以建首日前(須用齋日)。取無蟲水。加持本咒一百八遍。散灑四方上下。以為結界。行者十人以還。多則煩雜。供養者。經云隨力所能。既云隨力。合當竭己資財。日日供養也。其修期者。經云。七日七夜。六時行道。乃至七七日。今分三等。七七日為上。七日為下。三七日為中。今且約三七日。為中行法。若能進上。斯為第一。

且此剋日策功。是決勝法。若終身無怠。常在其中。奚以是為。又以正修前。加方便修七日。行人于此七日。調攝身心。節制眠食。精明觀道。熟練事儀。至正修時。純一無雜。仍求三寶加護。當進道時。無魔撓也。

二淨三業

經云。七日七夜。受持齋戒。食清淨食。沐浴身體。著新淨衣。晨嚼齒木(即楊枝)。澡?清淨。應生無垢濁心。無惱害意。於一切有情。起利益安樂慈悲喜捨平等之心。鼓樂歌讚。右繞佛像。念彼如來本願功德。讀誦此經。思惟其義。

法華三昧云。初入道場。當以香湯沐浴。著新潔衣。若大衣。及諸新染服。若無新者。當取己衣中勝者。以為入道場衣。於後若出道場。至不淨處。當脫淨衣。著不淨衣。所為事竟。當洗浴。著本淨衣。入道場行法。

四明云。縱一日都不至穢。亦須一浴。終竟一期。專莫雜語。及一切接對問訊等。終竟一期。依經運想。不得剎那念於世務。若便利飲食。亦須秉護。勿令散失。事畢。即入道場。不得托事延緩。大要身論開遮。口論說嘿。意論止觀也。

三修供養

(行者初入道場。至本尊前。敷尼師壇。正身合掌倚立。應念本尊行願功德。於一切有情。起利益安樂慈悲平等之心。誓欲救度。慚愧懇惻。存想三寶。畟塞虛空。影現道場。手執香爐。燒眾名香。口唱三寶。五輪著地。首者舉云)。

一心恭敬(此下異口同音)。

一心頂禮。十方法界常住佛(一拜。心隨身口。一心頂禮。無分散意。了知此身。如影不實。能禮所禮。心無所得。一切眾生。同入禮佛海中。涉入無閡。三無差別)。

一心頂禮。十方法界常住法(一拜。用心方法如上)。

一心頂禮。十方法界常住僧(一拜。禮竟。互跪燒香。以手擎華。首者白云)。

是諸眾等。各各互跪。嚴持香華。如法供養(此下眾同聲唱)。

願此香華雲遍滿十方界。一一諸佛土。無量香莊嚴具足菩薩道。成就如來香。(想云。我此香華遍十方。以為微妙光明臺。諸天首樂天寶香。諸天肴膳天寶衣。不可思議妙法塵。一一塵出一切塵。一一塵出一切法。旋轉無閡互莊嚴。遍至十方三寶前。十方法界三寶前。皆有我身修供養。一一皆悉?法界。彼彼無雜無障閡。盡未來際作佛事普熏法界諸眾生。蒙熏皆發菩提心。同入無生證佛智。想已。起。首者白結)。供養已。一切恭敬。(一拜)

四請三寶諸天

(運心供養已。互跪燒香。當念三寶。雖離障清淨。而以同體慈悲。護念群品。若能三業致請。必不來而來。拔苦與樂。七佛經云。世尊入甚深妙定。彼七世尊。各從其國。來至索訶世界。由其本願力故。各各自於寶師子座。隨處安坐。故今逐位慇懃三請。必有感降)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世尊(想云。我三業性如虛空。釋迦如來亦如是。不起真際為眾生。與眾俱來受供養。下去諸佛。但改牟尼。及形相來處)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東方淨琉璃世界教主。藥師琉璃光世尊(此是壇主。今之行者。修其三昧。願生其國。是故前請)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東方無勝世界。善名稱吉祥王世尊。(此四殑河沙界外佛。以至九殑河沙外六佛。依七佛經。蓋與今藥師。並立誓願。攝受我者。故須請禮)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東方妙寶世界。寶月智嚴光音自在王世尊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東方圓滿香積世界。金色寶光妙行成就世尊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東方無憂世界。無憂最勝吉祥世尊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東方法幢世界。法海雷音世尊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東方善住寶海世界。法海勝慧游戲神通世尊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十方一切諸佛世尊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賢劫千佛。三世一切諸佛世尊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。正法寶藏(想云。法性如空不可見。常住法寶難思議。我今三業如法請。唯願顯現受供養。下二位同)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光中演說。除滅一切眾生苦惱大陀羅尼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五時法海十二部經。及十方三世一切尊法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淨琉璃世界。日光遍照菩薩摩訶薩(運想如佛。但改日光菩薩亦如是。下去菩薩聲聞。隨位改之)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淨琉璃世界。月光遍照菩薩摩訶薩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淨琉璃世界。無量無數菩薩摩訶薩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曼殊室利法王子菩薩摩訶薩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觀世音菩薩。得大勢菩薩摩訶薩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無盡意菩薩。寶檀華菩薩摩訶薩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藥王菩薩。藥上菩薩彌勒菩薩摩訶薩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救脫菩薩。執金剛菩薩摩訶薩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十方三世一切菩薩摩訶薩。

一心奉請。南無摩訶迦葉尊者。阿難尊者。及一切大聲聞緣覺賢聖僧。

一心奉請。宮毗羅等十二藥叉神將。各及七千眷屬。梵釋四王。天龍八部。人非人等。洎此國內。名山大川一切靈廟。(某)州地分。屬內鬼神。此所住處。護伽藍神。一切聖眾。(如是次第一遍奉請竟。即五輪著地。復更互跪。燒香散華。次第稱名奉請。如是三遍。首者述奉請意)。

唯願。藥師教主。日光月光二補處尊。不違本誓。大慈大悲。他心道眼。無礙見聞。身通自在。來降道場。安住法位。光明遍照。攝取我等。哀憐覆護。令得成就。菩提行願。釋迦本師。善名稱吉祥王等六佛世尊。十方三世一切正覺。及曼殊室利等八大菩薩。救脫執金剛等菩薩。阿難尊者。諸大聖眾。誓願等熏。哀愍攝護。十二藥叉。諸天梵魔龍鬼神等。護法聖賢。悉到道場。安慰堅守。同成淨行(三說)。

五讚歎

(本經無讚文。欲取他文。恐與藥師願行功德。不得盡同。又不可輒任胸臆。故采龍樹毗婆沙論。遍讚東方諸佛偈文。用以讚之。讚時。了知身口意業。充滿法界。讚歎三寶。無生無滅。無有自性)。

面淨如滿月

光明照無極

壽命無有量

國土甚嚴淨

能滅諸眾生

三毒之熱惱

所有現在佛

皆從其發願

聞名定作佛

是故稽首禮

以此歎佛功德。修行大乘。無上善根。奉福上界天龍八部。大梵天王。三十三天。閻羅五道。六齋八王。行病鬼王。各及眷屬。此土神祇。僧伽藍內。護正法者。又為國王帝主。土境萬民。師僧父母。善惡知識。造寺檀越十方信施。廣及法界眾生。願藉此善根平等熏修。功德智慧。二種莊嚴。同得往生。淨琉璃國。(一拜)

六禮敬

(行者應念三寶。體是無緣慈悲。常欲拔濟一切眾生。但為無機。不能起應。我既再三奉請。縱非目擊。冥應不虛。故須作已降之想。燒眾名香。五輪著地。禮上所請三寶。唯諸天鬼神。不須致禮。若至藥師本尊。及本經?。各須三禮。此之人法。是道揚主故。唱云)。

一心頂禮。本師釋迦牟尼世尊(如前請中三寶諸位。皆須五輪著地。勤重致禮。禮佛想云。能禮所禮性空寂。感應道交難思議。我此道場如帝珠。釋迦如來影現中。我身影現釋迦前。頭面接足歸命禮至禮藥師如來。即云藥師如來影現中。云云。又禮藥師。應云為求滅障接足禮。此是懺悔主故。禮法想云。真空法性如虛空。常住法寶難思議。我身影現法寶前。一心如法歸命禮。禮僧準上禮佛。但改為菩薩等)。

七發願持咒

經云。如來行菩薩道時。發十二微妙上願。令諸有情。所求皆得。是即如來甚深行處也。夫諸有情。即二十五有眾生。是諸眾生。多苦少樂。離苦獲樂。是其所求。菩薩起大慈悲平等之心。為之拔一切苦。與一切樂。乃其願也。無緣與拔。故稱微妙。其願一一皆云願我得菩提時者。我以自在為義。此我。雖菩薩自誓。亦即二十五有我性。願即我性力用。涅槃云。王三昧力。破二十五有。顯二十五有我性。我性即實性。實性即佛性。佛性顯時。得八自在我。蓋自性起願。還願自性。願得自性成。性成無上道。

故二十五有眾生。苦拔樂與。得所求時。即是菩薩願滿。得阿耨菩提時也。如來遊於如是法性。過諸菩薩所行。故曰甚深所行處也。又我所行處既爾。常樂淨處亦然。普賢觀云。常波羅蜜所攝成處。我波羅蜜所安立處。樂波羅蜜離身心相處。淨波羅蜜滅有相處。是知八在圓成。故稱破有法王。四德究竟。即號遮那性海。如是功德莊嚴。故曰微妙上願。

然此十二願。即是四誓。依四諦立。四諦者。二示世間苦因果。二示出世樂因果。一切菩薩欲拔此苦。欲與此樂。故依之立四誓也。依苦諦立。云眾生無邊誓願度。依集諦立。云煩惱無數誓願斷。依道諦立。云法門無量誓願學。依滅諦立。云佛道無上誓願成。

但今十二願。與樂在前。拔苦在後者。此是菩薩期心果體。為本修因。我得菩提方施與拔。又是菩薩拔苦心重。眾生苟獲樂已。焉有不拔苦耶。故初相好莊嚴。光明無量二願。依滅諦立成佛道願。次令得智慧。安立大乘。具三聚戒三願。依道諦立學法門願也。上是出世因果。次完具諸根。豐贍貧窮。具丈夫相三願。與第十脫惡對。十一免饑渴。十二解寒熱三願。是依苦諦立度眾生願。第九出魔網見林一願。是依集諦立斷煩惱願也。此示世間因果。其斷集一願者。惑雖無量。見思攝盡。外道著見。魔羅?思。魔外出已。無餘事矣。

若斷苦須六願者。世間現見苦境甚多。遍地滋蔓。忍堪苦苦。故須六願專對。庶可根枝俱拔。前三根缺。貧窮。女人。苦勢延緩。而根深難拔。故菩薩至初僧祇滿。始離此障。是故先發。後三惡對。饑渴寒熱。苦情逼切。而枝淺易除。

故人世稍知方向者。自無此事。是以後發。然淺深前後不同。皆集為之主。集苟能除。兩頭自盡。故以集願居其中也。應知後三。亦從前三開出。只因世道現多。人情偏苦。是故諸佛恕己。堯舜病諸。即如光中說咒。亦偏對治。其瘦瘧。黃熱。是此饑渴。寒熱。中蟲短命。是此惡對。雖以滅除一切苦惱為名。而其悲心所緣。

若有私屬。故知藥治正投急證。師功實堪殿軍。前之九願。諦智已足。與拔殆周。乃重運悲增。取次開出。深知有所不容已也。又願不依狂。諦名為願。雖不出四。今以藥師善巧方便。開為十二。要使行者標心立行。前後顯了。先與性德之樂。後拔性德之苦。雖一一稱性無緣。而一一熾然與拔。觀生即滅。成自性佛道。觀愚即智學自性法門。觀苦即法身。度自性眾生。觀障即法界。斷自性煩惱。如是觀之。克始克終。體性融即。是故既稱微妙與上。復云無量廣大也。聲聞獨覺。及未登地菩薩。不能信解。願何由發。披肝相授。無心好樂。坐受彈斥。泣動大千。諒亦無所辭乎。既知此旨。當發是願。經云。於諸有情。起利益安樂慈悲喜捨平等之心。正教頻發是願也(首者白云)

藥師琉璃光如來。本行菩薩道時。發十二大願。令諸有情。所求皆得。我今從佛。亦如是發。

(願文稍詳。今纂成偈。既易憶持。又便誦發。齊聲唱云)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身光熾然照法界。相好莊嚴丈夫身。令諸有情無異我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光明功德甚廣大。燄網莊嚴過日月。幽冥眾生悉開曉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智慧方便無邊量。所受用物皆無盡。莫令眾生有乏少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令諸邪行住正道。若行聲聞獨覺者。皆以大乘安立之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無邊有情修梵行。皆令具足三聚戒。設有毀犯還清淨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有情身劣根不具。聞我名已具諸根。端正黠慧無疾苦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有情眾病貧窮苦。我之名號一經耳。身心安樂資具足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女人百惡之所逼。極生厭離聞我名。即得轉成丈夫身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令諸有情出魔罥。解脫外道之稠林。正見修習菩薩行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有情王法所加苦。及餘菑難逼身心。以我威神皆解脫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有情饑渴因造業。我先飲食飽其身。後以法味竟安樂。

願我來世得菩提。有情無衣寒熱逼。專念我名得衣服。寶莊嚴具亦滿足。

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(十二稱竟五輪著地)。

既發願已。誦陀羅尼。此陀羅尼。全體三德。法身般若解脫謂之三。皆有常樂我淨之謂德。法身者。即我本性。體自常真。般若者。亦是我性。妙明圓照。解脫者。性我自在。無礙清淨。良由性本圓融。是三即一。亦唯性圓融故。即一而三。除滅一切苦故。得大自在。願行巧方便故。獨露妙明。究竟深境界故。本真圓滿。是既顯說。已示思修。今又密談。重彰秘要。當知秘要。體任遮持。遮二邊惡。持中道善。離邊離中。天然有在。非三非一。法爾現前。然一實深處。本離言說。欲人思自得之。

故但引而不發。行願功德。像季妙投。正當淨國成生。是以一經三復。滅除苦惱。深悲重障。要須定光說咒。爰將密地轉移。好色香藥。授與一丸。諸重大病。平復如本。方其定體放光。光中說咒。安置諸子秘密藏中。若乃本時立願。願成苦度。我亦不久自住其中矣。(咒文。灌頂譯於經後。隋譯與奘師譯。俱略。蓋行願功德。即顯說明咒。故名結願神咒。後人取淨師譯。入奘譯者。則經為合部。而行為顯密齊修。故持?即是持經。且拔苦法門。密為尤要。依之良是。首者作白)。

藥師琉璃光如來。得菩提時。由本願力。觀諸有情。遇眾病苦。瘦瘧乾消。黃熱等病。或被魘魅蠱道所中。或復短命。或時橫死。欲令是等病苦消除。所求願滿。時我世尊入三摩地。名曰除滅一切眾生苦惱。既入定已。於肉髻中出大光明。光中演說大陀羅尼。咒曰。

南無薄伽伐帝 鞞殺社窶嚕 薜琉璃缽喇婆曷囉闍也 咀他揭多也 阿囉喝帝 三藐三勃陀也 呾姪他唵 鞞殺逝鞞殺逝 鞞殺社三沒揭帝 莎訶

(同執爐繞座。誦一百八咒竟。首者白)

爾時光中說此咒已。大地震動。放大光明。一切眾生病苦皆除。受安隱樂(一禮)。

八懺悔

經云。我說藥師名號本願功德。為拔業障所纏有情。故今依經。修滅障法。先念一切業障所纏。皆由宿因。過去今生。與諸有情。何惡不造。罪累既積。世世相逢。為冤為親。為纏為障。若不懺悔。無由解脫。道法不成。故須披誠。哀求三寶。為我滅除。

法華三昧云。業性雖空。果報不失。顛倒因緣。起諸重罪。流淚悲泣。口宣懺悔。(應心念言。我及眾生。無始常為三業六根重罪所障。不見諸佛。不知出要。但順生死。不知妙理。我今雖知。猶與眾生。同為一切重罪所障。今對藥師十方佛前。普為眾生。歸命懺悔。唯願加護。令障消滅。念已唱云)。普為四恩三有法界眾生。悉願斷除三障。歸命懺悔。

(唱已。五輪著地。心復念言。我與眾生。無始來今。由愛見故。內計我人。外加惡友。不隨喜他一毫之善。唯遍三業。廣造眾罪。事雖不廣。惡心遍布。晝夜相續。無有間斷。覆諱過失。不欲人知。不畏惡道。無慚無愧。撥無因果。故于今日。深信因果。生重慚愧。生大怖畏。發露懺悔。斷相續心。發菩提心。斷惡修善。勤策三業。翻昔重過。隨喜凡聖一毫之善。念十方佛。有大福慧。能救拔我。及諸眾生。從二死海。置三德岸。從無始來。不知諸法本性空寂。廣造眾惡。今知空寂。為求菩提。為眾生故。廣修諸善。遍斷眾惡。唯願藥師。慈悲攝受。想訖。唱云)。

至心懺悔。(比丘)某甲。等與法界。一切眾生。現前一心。圓滿清淨。光明廣大。功德巍巍。安住諸佛。甚深行處。具足無量。善巧方便。無始不覺。行願力微。不識善惡。惟懷貪吝。不知布施。及施果報。愚癡無智。缺于信根。嗔恚嫉妒。自讚毀他。破壞尸羅。及以軌則。毀背正見。忽棄多聞。契經深義。不能解了。生增上慢。覆蔽厥心。自是非他。嫌謗正法。甘為魔黨。自行邪見。令諸有情。墮大險坑。好喜乖離。更相?訟。以身語意。造作增長。種種惡業。展轉常為。不饒益事。如是等罪。無量無邊。從此命終。應於地獄傍生鬼趣。流轉無窮。受諸劇苦。受劇苦已。從彼命終。來作人間。牛馬駝驢。恒被鞭撻。饑渴逼惱。又常負重。隨路而行。或得為人。生居下賤。受他驅役。恒不自在。種種惡纏。障子道法。不得熏修。

由昔曾聞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。今復憶念。至心歸依。燒香散華。稽顙運想。歸向。東土願王。藥師教主。誦持正法寶藏。大陀羅尼。從佛發願。成就菩提。與諸眾生。發露眾罪。唯願。藥師琉璃光世尊。放大光明。慈悲護念。乃至夢中。亦以佛名。覺悟其耳。令我與法界眾生。以佛神力。開發本明。願行莊嚴。隨念具足。得宿命念。畏惡趣苦。不樂欲樂。好行惠施。正見精進。善調意樂。受持學處。無有毀犯。解甚深義。離增上慢。不謗正法。不為魔伴。諸根聰利。智慧多聞。常遇善友。永斷魔罥。破無明[穀-禾+卵]。竭煩惱河。解脫一切。生老病死。一切嫌恨。皆起慈心。不相侵凌。互為饒益。

至命終時。有八菩薩。乘神通來。隨方示道。淨琉璃國。蓮華化生。日光月光。同會一處。常得見佛。聞妙法門。具諸總持。入不退地。然後迴生天上。及與人間。而本善根。無有窮盡。十善統攝。威德自在。安立無量。百千有情。漸次修行。諸菩薩行。乃至證得。無上菩提。究竟同圓。微妙上願。懺悔發願已。歸命禮三寶。(一拜)

九行道旋繞

(正身威儀。右繞佛座。燒香散華。徐步安庠。觀前所修。了無所得。舉足下足。不住行相。影現十方。攀住諸佛。心想如夢。梵聲如響。同作契唄)。

南無十方佛

南無十方法

南無十方僧

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

南無教主藥師琉璃光佛

南無藥師如來本願功德經

南無日光遍照菩薩

南無明光遍照菩薩

南無曼殊室利菩薩(或三稱。或七稱。還至像前)。

自歸依佛。當願眾生。體解大道。發無上心。

自歸依法。當願眾生。深入經藏。智慧如海。

自歸依僧。當願眾生。統理大眾。一切無礙。

和南聖眾

十思惟義處

行者禮懺訖。應出道場。還于本處。端坐繩床。思惟其義。經中觀法。蓋有二種。一者直觀本具。二者托緣觀相。觀本具。是稱性觀。觀相好。是從緣薦。於二種中。仍逐便宜。雖是同體。未必併用。

初觀本具者。經云。諸佛甚深行處。無量廣大行願。無量善巧方便。云云。深處者。法界圓融。非空非有。即我當念正因靜處。方便者。事理不著。應緣自在。即今圓明了因照處。行願者。果圓萬行。稱性莊嚴。即現云為緣因用處。靜處本光恒照。行願性地本嚴。了因同開緣正。如是得名甚深。當知深處。全體行願。方便于中。用無所得。

今之觀法。唯圖顯此。顯此要處。秪在一念。而此一念。所謂無念。一念無念。將云何觀。為因念故念。為不因念故念。為亦因念亦不因念故念。為非因念非不因念故念。如是觀時。根塵過脫。凡聖不居。性相如如。法界獨朗。既無能觀。亦何所觀。待對不立。前後際斷。無緣無念。不合不散。分別現前。了無所得。如是不移。即甚深境。如是用處。即行願門。如是忘緣。即方便法。以能拔一切業障。亦名無上空義。以饒益一切有情。

又名摩訶衍心。若無疑信解。名字相也。思惟受持。觀行相也。漸次修行。相似相也。乃至菩提。分滿相也。二觀相好者。諸法所生。皆從緣起。今觀緣生。達諸實相。藥師身相。巍巍堂堂實與西方彌陀無異。今既願生彼國。合當諦觀是相今觀此色身。三十二丈夫相。八十種隨形好。光明廣大。功德巍巍。眉間白毫。右旋宛轉。金顏晃耀。分劑分明。行人于此。或標心在相。或緣相存心。雖復明了。如對目前。應知皆是念想所為。念想因緣。無實性相。自他共離。所有皆空。然而無實之處。照然在目。如鏡中像。如水中月。又復一一皆是唯心所現。不離本際。充滿十虛。如是緣法。即空假中。不一不異。非縱非橫。寂靜妙明。不可思議。故名藥師念佛三昧。

又修三昧者。具三種力。乃得成就。一佛威力。二三昧力。三己功德力。經云。我於如來所說契經深義。不生疑惑。己功德力也。但念藥師如來名號。自獲爾所功德。三昧力也。汝今能受。當知皆是如來威力。佛威力也。是故修此三昧。但能用心。決定成就。母生疑貳。上之二法一是解入相應。此觀成時。是心是佛。一是感應道交。此觀成時。是心作佛。為順信法二種初心。至妙悟時。都無所得。唯願生決定信。起精進心。于此二法。盡力修焉。釋疑第四此經。舊謂致福消菑之要法。是豈盡然哉。予謂是。乃明心作佛之秘典也。

何以明之。十二大願。彰因行之弘遠。七寶莊嚴。顯果德之純淨。行願功德也。憶念稱名則眾苦脫。祈請供養則諸願成。慈悲方便也。而是中一一稱性施為。其所施為處。即甚深處也。苟能了之。思過半矣。

若病人求救。應死更生。王者禳菑。轉禍為福。與夫消百怪。除九橫等。是乃所謂致福消菑之法。藥師于此。特垂方便中方便。急先其標耳。故知是經。正淨佛國土。成就眾生。開摩訶衍門。羅盡大心眾生。作一番出世要事。則謂成佛秘典。豈不信哉。

今述方法。修行是經。執柯伐柯。其則不遠。然猶有人。疑信半焉。作而言曰。藥師行願方便。其功原妙。眾生稱念供養。所益固多。化門勝軌。理自無疑。我佛誠言。胡可不信。

第以求淨土者。自合求生極樂。勸往生者。不宜勸奉藥師。何者。優劣有殊。東西較別。聊為眉列。以見等差。其稱讚也。極樂則六方同出廣長。淨琉璃則釋迦僅唯數語。其往生也。西方則無非十方上乘之流。東方則猶是西方中退之輩。

其稱名也。一則能滅多劫生死之罪。一則無如不轉定業之人。至如聞彌陀者。勇往直前。聞藥師者。違從等分。是皆所教耳目之昭也。力生何以專己違眾。捨易從難。而為是歟。

予應之曰。子誠徐六也。今姑為子以釋所疑。

夫佛道成時。色身智慧。力無所畏。十方同等。故凡有機興法集。自能聲光相應。如釋迦稱讚彌陀行願。六方遍覆廣長。今稱讚藥師行願。交讚亦復必爾。但彌陀先說。人已經見。故譯人以亦如一語該之。要使藥師之國土莊嚴。身光壽命。六方交讚。三資勸往等。當時冷然有會于心。不事煩贅。此乃譯手之善巧。非謂無也。

況二經有無互出。如上者。詳于彼。則略于此。若憶念稱名眾苦脫。祈請供養諸願成。病者更生。菑者得福等。則詳于此。而略于彼。若如子言。謂彌陀無是功德。可乎又諸佛願力。十方鎮常等熏。眾生向往。東西決在定志。秪為彼願未堅。藥師隨後助成有如此願未定。彌陀斷不坐視。世人于子。易師而教。誰謂藥師。拒諸高等。獨取遺才耶。

以是知日月二光。與無量無數之眾。定非慨是求西之落職者。抑又聞東西淨土。唯信可往。苟不具信。東西絕分。信而堅。則隨其懺力。以分九品。信而不堅。則雜以疑。疑信交結。則九品外。別設疑城以須之。今定業不轉者。信不具者也。信不具。疑城尚無容足地。遽望東西九品乎。

噫。子言違從。孰先孰後哉。千年暗室。頓得燈光。明無所來。暗無所去。當是之時。旋其從心。如空著楔。而顧覓違也。將無非聞藥師者違從其心。乃違從其心者聞藥師歟。

是故道無定方。願為之主。優劣難易。存乎其人。彌陀西攝。藥師東化。同一釋迦之勸。各隨信向之機。子將何法。第其等差耶。

要之心淨土淨。心疑城疑。在子擇之而已。其人灑然曰。所教向於是法。暫信暫不信。蒙佛示謫。處我於邊地一城。其城縱廣。五百由旬。然亦得薄樂。受胎于中。經五百歲矣。

今天台以十論。隳去斯城。而天溪以四釋。記與一國。信得無根。道生有本。行將憑三昧法。歷階而升。嗣是居淨琉璃。儼會以處。行矣是時。槃談奉命。

予曰。信然哉。吾道東矣。於是前人隱然。不與眼對。予乃穆如。亦不對眼。

藥師三昧行法(終)

传真:010-85285880 技术支持:13391787800(24小时)

信箱:admin@fjnet.com QQ:847698935 在线留言

珍邮册迎请:13031145884 / 15810041584 、010-51656995、免费电话:400-7068559

办公地址: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A座公寓9-10C 邮编: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

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:847698935 QQ群:21264446 招聘

京ICP证020157号 Copyright 1996-2011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