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药师法信受奉行 消灾免难增福延寿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饶益有情同成正觉
神通广大并不代表是得道圣人

唐朝延載元年(西元六九四年),京城來了一個女人,自稱是聖菩薩,此人為求名聞利養,顯現各種神異,尤其具有他心通, 可知道對方心事,一時之間轟動了京城。

消息傳到武則天耳中, 女皇便召見她,且試驗其各種神通皆有靈驗,因此便請這位聖 菩薩住在宮中接受供養。此時亦有一位大安大師來到京城, 武則天也恭迎他入宮問道,並令那位自稱聖菩薩的神通者,與 大安大師見面,武則天更親自介紹她的神通事蹟給大安大師知曉。

大安大師就問那位神通女人:『聽聞妳有神通,且擅長他心通, 妳知道我的心現在在那裡嗎?』

女人即時答道:『你的心現在在 塔頭相輪的鈴中。』

稍待一會又問她說:『我的心在那裡呢?』

其又答道:『你的心在兜率陀天內院,聽彌勒菩薩說法。』

等一下 大安大師又問她說:『我的心現在在那裡?』

她又答道:『現在在 非想非非想處天中。』

三次都被答對,武則天非常高興,並讚嘆 她真是一位聖菩薩。

過了一會兒,大安大師又再問她:『我的心此刻在那裡?』

這位自稱是聖菩薩的女人,竟毫無所知而答不出來。

大安大師 厲聲呵斥她說:『妳還敢自稱是聖菩薩!我的心安置在阿羅漢地, 妳就已無法知道了,如果在菩薩地,或者在諸佛地,妳又如何能 知道呢?』

這位自稱是聖菩薩的女人,終於在大安大師的銳言下現出原形--野狐精,倉皇慚愧而去。

神通常是行者熱衷追求的,且喜好以神通大小,來評斷所拜 師父能力的高低,唯由上可知,若以此為擇師條件,您就有可 能已拜到擅長使用魔通、鬼通的外道邪師為師,而不知呢?

學佛有正知見還是不夠的,尚要有「對境不被迷惑」的定力 才行,晚節不保、功虧一簧,更是遺憾終身,行者不可不慎!


寶藏論云:神通有五種。

一曰妖通:如狐狸老變,木石精靈依附之類。

二日報通;如鬼神逆知,神龍隱變,或夙世所修天眼未成,今世童年視聽特異者之類。

三日依通;如乘符往來,藥餌咒水,以及放光引神,必有所依藉 等類。此三者假名曰通,實非通也。以不究竟,且必退轉故。

四曰神通;計有五,一天眼、二天耳、三他心、四宿命、五神足、 六漏盡通,此雖名通,有究竟不究竟二種。無道者,不究竟, 終必退轉,並有危險,顛狂成魔,墮大地獄。

  由上可知所謂「有神通」的人,不一定是成就聖者,更可能妖魔鬼 怪附身而不自知呢!佛陀於法華經中說:「未得謂得,是大妄語業。」

「未得謂得」亦即自己尚未得道,但是為貪供養,便告訴他人說自己 已得道,說法時自已身上會放光,天龍八部都會來聽,會驚天動地 ....殊不知佛陀嚴厲地教導我們,不可顯異惑眾。


佛陀曾說:

[苾芻]即比丘(不應於俗人前現其神力,若顯現者,得越法罪。) (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二)另律攝卷九則說:「若對俗人現 神通者,得惡作罪。....無犯者,為顯聖教,現希有事,自陳 已德,或欲令彼所化有情心調伏故,雖現無罪。」

唯行者須注意 [心調伏]三字之意義;亦即顯現神通者,若無法讓對方[內心清淨無染]就是不合乎戒律,得越法罪。

由此點可知學佛行者,若因見其 師父顯現異能、神通,或聽推薦者言其師父神通廣大方進去者, 不妨退一步想,因這樣的因緣而皈依學佛,我內心有多一層的平靜 否!?

若沒有,甚而熱衷於追求各項感應、神通,那就表示自己所皈依 的並非明師,反而有可能就是佛陀所云:「末法時代,外道、邪師說法,如恆河沙數。」行者能不慎之!

佛陀設教,是為了教導眾生「離惑証真」、「回歸本性」、「詐現異象、神通」來吸引眾生,便會使初學者因不解道理, 而鑄下[道未得,神先亂]的後果。所以縱然已得宿命通或其他神通 者,還是要隱藏這種凡人所無法理解的境界....比如賓頭盧尊 者,為了得到一隻掛在半空中的缽,在俗人面前現了神通,便被 佛陀喝斥一頓。另蓮花色比丘尼,在佛前現作轉輪王身, 也被佛陀呵責了一頓呢!

「矜誇無德」拜師學佛不可不慎啊!


神通的境界與功用

【何謂神通?】

我們先從神通的定義談起:變幻莫測,謂之神;無拘無礙,謂之通。合起來說,便是既能使人莫測他的所以,又能為所欲為而無所障礙。以佛教的觀點來說,在四聖六凡的十法界當中,大體說來,除了未修的人與畜牲,以及地獄道中的罪苦眾生外,具有神通的尚包括有:四聖 -- 聲聞、緣覺、菩薩、佛,六凡中的天人、阿修羅、鬼以及人與畜牲中的修定者,都各各具有或大或小的神通。但在此要強調的是:除佛之外,無有能達到絕對的莫測高深與究竟無礙的境界。

【神通的類別】

神通的類別,可分為三種:

一、由報而得的神通。係指諸佛菩薩,三界(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)二十八天的天人,以及各種神鬼的神通,皆依各自的果報,自然感得。

二、由修而得的神通。指三乘聖者,從戒定慧三學的修持之中所得的六通,以及外道仙人,從世間禪定修持之中所得的五通。

三、由變化而出的神通。係指三乘聖者,以其神通之力,所變現的種種神通。

瓔珞經說:「神名天心,通名慧性。」凡是體驗到天真之心的,即為神;透發智慧之性的,即能通。天心是定境,慧性是智照。神通是不能離開禪定與智慧而獨立存在。如由神通而想超出三界、了脫生死,那就不能離開戒律的持守而求得。 三乘聖者之能有六通,比凡夫外道僅有五通,聖者多了一項 " 漏盡通 ",便是由於戒定慧的同時修習而可了脫生死。凡夫外道不持戒,所以僅有得到五通的希望,而不能了脫生死。

故在愣嚴經,有這樣的四段話:

一、戒淫:「淫心不除,塵不可出。縱有多智,禪定現前,如不斷淫,必落魔道---- 上品魔王,中品魔民,下品魔女。」

二、戒殺:「殺心不除,塵不可出。縱有多智,禪定現前,如不斷殺,必落神道---- 上品之人,為大力鬼;中品則為飛行夜叉,諸鬼師等;下品當為地行羅剎。」

三、戒偷盜:「偷心不除,塵不可出。縱有多智,禪定現前,如不斷偷,必落邪道----上品精靈,中品妖魅,下品邪人。」

四、戒妄語:「如是世界,六道眾生,雖則身心,無殺盜淫,三行以圓,若大妄語(未得謂得, 未證謂證),即三摩地(禪定),不得清淨,成 愛見魔,失如來種。」

其中所言「塵」者,便是惑障,便是煩惱生死。故在四十二章經說:「透得此( 情愛)門,出塵羅漢。」了脫生死,即是出塵羅漢。

可見,神通是神祕可愛的,如果不能持戒,神通也是無用的。 神通是神祕可愛的,如果不能持戒,神通也是無用的。

【五通與六通】

三界凡夫外道乃至鬼神,可得五通。出世聖人可得六通,六通的名目,依據
大智度論的次第,是這樣排列的:

一、神境智證通,又稱身如意通,又有稱神足通的。
二、天眼智證通。
三、天耳智證通。
四、他心智證通。
五、宿命智證通。
六、漏盡智證通。

如果到佛境界,又將六通演為十通,此十通仍屬六通的範圍,只是把六通之中第一神境智證通,另化為五通(其名目為:示現神力方便智通、示現多身方便智通、往來速疾方便智通、莊嚴剎土方便智通、示現化身方便智通),而成十通。實際上,能夠使人看得到的種種神蹟,也多出於神境智證通。如最有名的十八神變:右脅出水、左脅出火、右出火、左出水、身上出水、身下出火、身上出火、身下出水、履水如地、入地如水、空沒在地、地沒升空、空中行、空中住、空中坐、空中臥、現大身滿空、大復現小。這十八種神變,都是神境智證通所現。


談感應與神通

黃國達

神蹟、超自然現象及人類的心理需求

  人類對未來有著各式各樣的夢想,在現實世界裡,可以實現的稱為理想;無法實現的,即寄情於宗教。如果確實能進入另一個超自然的神祕世界,以理性客觀的態度,值得詳加探究它的真偽、邪正,而不是一味的投入其中或是反過來全盤否定它。

  信仰宗教的人,大多認為在人類有限的經驗和能力之外,有更超越的世界,這是人類在生命歷程中體驗到自己的渺小、無力,因此希望、想像一個超能力的神,並企求神明的庇佑,滿足自己所求順遂、吉祥平安的願望。

  有些人發現,並非所有的願望都能實現,所以藉助專業的祭師代為祈求,而祭師們則專心祈禱、齋戒沐浴、潔淨身心,獲得一些感應和超能力,這就是宗教的起源。其中,有些人發現,與其祈求外在的神祇,不如專志於自我禪定的修練,一方面純淨內心,一方面獲得感應力和神通力。但是神通仍是不究竟的,有些外道仙人具足五通,臨死之前得知壽命將盡,運用神通騰空、鑽地、入水,仍然難逃一死。

  釋迦牟尼佛,則是在所有的宗教中,徹底擺脫神化的色彩,以諸法的真實性為依歸,發現禪定、感應和神通還是有為有漏,與貪瞋痴慢無明煩惱相應不離,所以仍不能根除業力、三界苦樂的繫縛;唯有智證無我空性的真相,才可以不再流轉六道,造業受報。

六神通、漏盡通

  在佛法的修習過程中,也有共外道的修習,所不同的是佛法以正見為眼目,對於四諦、十二因緣、無常、無我的義理,能夠正確的了解,所以不以四禪八定、升天或梵我合一、天人合一的境界為究竟。由於禪定功深,也有引發感應和神通的,例如見到各種色彩的光,聽到美妙的天樂,聞到檀香,見到佛菩薩的聖像,預感有事發生……等等,乃至得到五種神通:天眼通、天耳通、他心通、宿命通、神足通。不過,阿羅漢則具有不共外道的漏盡通,也就是寂靜涅槃、解脫生死的智慧。

超自然現象也是緣起法

  這些感應、神通,在一般人看來是神奇的,不免希冀、羨慕,其實感應、神通,也就是所謂的超自然現象,也是緣起法,是法界的自然現象,只不過不是人間的常態而已。就天界的天人而言,由於六根結構比人類殊勝,所以出生天界即具備神通力,是再自然不過的,等到失去天人身,即失去這種神通力。

  以中觀緣起性空的觀察,物質世界並不是客觀實在的存在,而是在六根、六塵、六識的依存關係中顯現。不同的眾生有著不同的根與識,所顯現的六塵物質也會有所不同,如經典所描述的:人見為水,天人見為琉璃,餓鬼見為火,因為一切法無自性而隨緣幻現。

  或由唯識學種子現行的觀察,由於物質的地、水、火、風是阿賴耶識的種子起現行,改變阿賴耶識的種子,就會改變物質現象,出現超自然現象如佛陀的放光等等的神通妙用。這些都是甚深禪定的內在改變所產生的外顯現象,遠非一般的淺定所能達到的境界。

物質科技也是另一種神通

  現代科技的進步,也可以算是「科技神通」:透過無線電視可以觀看遠方的現場實況報導,相當於天眼通;透過行動電話可以隨時隨地與親友連絡,相當於天耳通;搭乘飛機可以遠赴國外旅遊辦公,豈不相當於神足通?現代人身在人間,享用科技的方便,也算是一種福報吧!]

不要強調世俗化的感應與神通

  因為一般世俗所說所玩的感應與神通,一風行了,給社會與人心的遺害,太嚴重!因此在經典中,也有慧解脫阿羅漢,只有漏盡通,而沒有其他五神通的。所以不能以神通力的大小、高低或有無來論斷修行的成就,也不必因為修行過程中,期待的佛菩薩護法神沒有顯靈,或沒有任何感應發生,就氣餒、退心。佛法的真義在於心靈的覺悟與自在,而不是感應與神通。

平凡中的超凡

  以佛法的眼光,感應與神通這些所謂超自然現象、超能力,其實不是人間的常態,只是極少數人,在特殊身心狀態下的顯現。或者更精確地說,感應與神通只是在禪定修行過程中的副產品;以智慧觀照它,無非是緣起空寂的。禪者有云:「平常心是道」,自然現象也是緣起空寂的,大自然很神奇,身心的結構和運作也是無比的奇妙,人世間的藝術、文學也有令人驚歎的,佛法的奧妙更是不可思議,為何獨貴神通?其實,平凡中有超凡,失去平常心而執意追求神通,是不正常的心理。

佛法的覺悟可以導正感應與神通

  佛法的戒律、善行、覺悟智慧和慈悲心可以將感應與神通導入正途,所有的副作用都可以避免。因為有戒律、善行,所以不會用神通來牟取個人的名聞利養;因為有智慧,不致被別人威脅利誘而成為別人作惡的工具;由於慈悲心,只有當有必要、對眾生有真正的幫助時,才會現神通,所以不會有炫耀神奇的過失。

  神通在佛法中是妙用變化的一環,不能脫離整體佛法而孤立地修練,否則是極危險的。迷失在超自然現象,稱為入魔,楞嚴經中寫得十分詳盡,認為末法時代邪師說法者眾多,外似威儀、辯才無礙,實則殺盜淫妄、邪知邪見,魚目混珠,以盲引盲。學佛者應秉持客觀理性的精神,精研經論,親近有德有學的善知識。不要聽人說某師有神通,是佛菩薩的化身,就趨之若鶩,奉若神明,這樣極容易誤入歧途的。我們應自我警惕,唯有老實地起正信皈依三寶,生起緣起無我的正見,修戒定慧,依聞思修入般若智,這才是學佛修行的康莊大道。求速成,走捷徑,反而會迷失在荒山野嶺中呢!


神通有深淺、有限度

一場目連與舍利弗的神通較勁, 讓我們了解神足第一的神通終究不如智慧;而宿命通的限制,也可能造成不明業報,誤導因果的危險;所以對待神通更要戒慎恐懼。

 一、神通不如智慧

  《增壹阿含經》卷二十九中有一個故事,敘述有一天佛在阿耨達泉旁與眾大比丘集會,阿耨達泉的龍王發現舍利弗沒有來,就希望佛能喚舍利弗前來。佛於是派目連回祇洹精舍找舍利弗前來。目連用神足法須臾即至,看到舍利弗在縫補僧衣,目連告知來意,舍利弗答道:「你先回去,我隨後就來。」,目連說:「大家都在等你!請你不要拖延立刻前往。」舍利弗又再說:「你先回去,我隨後就來。」這時目連就說重話:「是不是舍利弗你的神足之法能勝過我?不然今天怎麼會說叫我先行回去呢?假如舍利弗你不立刻動身,我就要抓著你的手臂飛到阿耨達泉了。」舍利弗於是對目連開玩笑的說;「我把衣帶解開放在地上,如果你能拿起我的衣帶,然後再談提我的手臂前往吧!」

  目連於是就伸手拿舍利弗放在地上的衣帶,但怎麼也拿不起來,目連心中暗想:「難道我的神足退步了?我回去問問佛陀。」於是目連就捨棄衣帶以神足回到佛陀那,當他到時,看見舍利弗已經坐在佛陀面前。這時目連心裡又想到:「佛陀說我是佛弟子中神足第一的,然而我卻不如舍利弗嗎?」,於是目連向佛:「我是不是神足退步了呢?為什麼我比舍利弗先從祇洹精舍出發,卻比他晚到呢?」佛回答目連說:「你的神足沒有退步,但是舍利弗所進入的神足三昧,是你所不了解的。這是為什麼呢?這是因為舍利弗比丘的智慧無量。你的心得自在不如舍利弗的心三昧神力。」目連聽了即時默然無語。(2-708c)

  由這事例可知神通不如智慧,目連雖是神足第一,但如果和舍利弗的智慧比較起來,還是略遜一籌。佛曾說目連因為「心得自在」所以能有神足變化,飛天入地變化身形,無所障礙。但舍利弗境界更高─「能降伏心,非心能降伏舍利弗」(2-711c),所以舍利弗「智慧無有量」,舍利弗所成就的「心三昧神力」,有大威神力能成就無數的神通遊戲,所以舍利弗所入的神足三昧之法是目連所不能理解的,因此當舍利弗展現神足之法,就比目連早到阿耨達泉旁了。也就是說舍利弗「修心」的境界更高,所以智慧無量,勝於事相上的神足。

 二、神通有深淺,多數不能觀察究竟

  即使是在佛弟子中號稱智慧第一的舍利弗,和佛比較起來,神通仍有限度。有一次舍利弗和佛一起經行,一隻鴿子飛過來,佛叫舍利弗試著觀察這鴿子的過去世和未來世中,各做過多少次鴿身?又何時才能脫離鴿身?結果舍利弗入三昧禪定中觀察鴿子的過去未來,看到此鴿過去八萬大劫中,及未來八萬大劫中,都仍然是鴿身,至於八萬大劫之前,及八萬大劫之後此鴿的情形,舍利弗就觀察不到了。因此舍利弗從禪定中出來,向佛報告:「我不能知道這隻鴿子過去未來作鴿子的真正期限。」佛就告訴舍利弗超過八萬大劫後,這隻鴿子投胎轉世的情況(25-138c)。又有一次,弗要舍利弗觀察一個中陰識神的來處和未來投胎處,舍利弗在定中也同樣看不清楚那中陰識神的來處和去處。佛於是告訴舍利弗,究竟的神通只有佛才能有,至於聲聞弟子的神通,都是有其限度的(4-773a)。

 三、使用神通來預言,會有不準確之時

  即使連佛弟子中神足第一的目連,在使用神通時也會有不準確的時候。《摩訶僧祇律》卷二十九中記載,有一次阿闍世王要攻伐毗舍離這地方,毗舍離城的師子將軍就去請問目連,請目連用天眼預測究竟是誰會得勝?目連告訴將軍是阿闍世王會得勝。於是師子將軍回國召募勇士,抱著必死決心應戰,而阿闍世王聽到目連的預言,心裡很放鬆沒有戒懼,就被師子將軍乘其不備的打敗,阿闍世王落荒而逃。回到國內,就批評目連比丘說:「都是因為目連不實的預言,害我兵敗。」,而毗舍離的師子將軍也批評道:「是目連以預言恐嚇我,我卻蒙受這不準確預言的好處。」當時諸比丘聽到這些批評譏嫌語,就一狀告到佛陀那說:「尊者大目乾連,明明不能預測誰勝誰敗而亂說話欺騙人。」,佛陀明辨此事,說目連的確沒看清楚,並告誡目連:「你應審慎!看清楚明白些。」。此外,目連有一次為人預測生男或生女,目連連著三次肯定產婦會生男。沒想到生下來是女嬰,那產婦就批評目連:「長夜作妄語,明明我會生女,為了討好信徒,就騙我說我會生男兒。」諸比丘也向佛陀指控目連亂預言,佛陀問明原委,也責備目連應該看清楚些(22-466a)。

  由舍利弗觀看眾生宿命及未來世命運都有限度,不能徹底看得周全;以及目連以天眼預言會有失誤,可以知道即使是成了阿羅漢的聖者,宿命通和天眼通也有限度,不能徹底全知。既然是已解脫的聖者,神通都有其侷限性,更可彰顯神通非解說的主體,也不是值得做為生命方向的導航者。

四、業報神通,往往所見不明,誤導因果

  《眾經撰雜譬喻經》中有一個故事,記敘有一個屠夫向阿闍世王請求說:「大王啊!凡是國家節慶宴會有需要屠宰牲畜的事,請將這機會賜給我,我當盡力而為。阿闍世王好奇的問他:「屠宰的事,一般人是不樂意做的,你為何喜歡做還特別央求做呢?」,屠夫答道:「這是因為我過去世中是靠屠羊來維生,而由於屠羊的緣故,我曾在命終之後,生在四天王天;且天上壽盡後返人間繼續以屠羊為生,如此來往投生人間天上已有六次。這一切都是因為屠羊得來的福報,所以懇請大王讓我多多有屠羊的機會。」,阿闍世王聽了懷疑的問屠夫:「假如真如你所說的,你是怎麼知道的呢?」,屠夫答:「我自識宿命」,阿闍世王就更不能相信了,他心裡想:像屠夫這般下賤的人,怎麼可能自識宿命呢?

  後來有機緣見到佛,阿闍世王就把這件事向佛請教,佛陀回答說:「那屠夫沒有亂吹牛只是所見不明,他曾在過去第七世的時候,遇到一位辟支佛,心生歡喜發起善心,由於這樣的功德,使他往來人間天上六次,並且自識宿命,但這是因為他的福報先成熟的緣故。而他屠羊的罪報尚未成熟,所以他還未受苦,他此生命終就會進入地獄受殺羊的罪報。當地獄的罪報受完後,他還要一次次生在羊中來償命。這個人自識宿命很淺,只能看見過去六世的輪迴,無法看到他過去第七世供養辟支佛的事,而誤認為屠羊是生天的原因。如此淺薄的宿命通,往往會誤導因果鑄下大錯。」(4-537c)

  由屠夫的故事可以給我們很好的啟示,因為神通力的獲得,有一種是「業報生神變」,屠夫的自識宿命就是業報神通,也就是說生來就有,不需要經過禪定修行的工夫。但就如這屠夫的宿命通般,這種神通力往往是很淺薄,所見不明,因而很容易誤導因果。因此依靠通靈來指引迷津,其結果往往會以盲導導盲;即使花錢消了災,也許是消了眼前災,但是否合乎緣起,以及未來的因果問題可能更嚴重,可不慎歟?

 

佛教對神通、異能看法如何?

聖嚴法師著
 


因為神通不能違背因果,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,只能夠預先得到消息或從遠距離得到消息,而做暫時的迴避和阻擋。神通也是自然現象之一,他不能跟自然的軌律相違背。所以,好顯神通的人,除了顯異惑眾之外,對於亂世的大局無補,對於混亂的社會無益,對於徬徨的人心無助,反而沈迷於神通現象越深的人,脫離正常的生活越遠。


卍 佛教對靈媒的看法如何?

所謂靈媒,在古代,男的稱為覡(wizard),女的稱為巫 (witch)。宗教學
上稱禁厭師(sorcerer)、醫巫(medicine man)、術士(magician)。西伯利亞
和北亞洲以及阿拉斯加等地,則稱為薩滿 (shamans)。是指一些能夠通神、通靈、通鬼的人。他們能夠差遣某些鬼神來驅除另一些鬼神;或者是請示某一些鬼神來協助求助的人們,指導人們如何克服現實生活中的種種困難,以及滿足人們現實生活中的種種欲望。所以,他們和人類的心理、生理上的弱點有著與生俱來的供需關係,自有人類以來,就有他們活動的蹤跡。

高級的靈媒被稱為祭師、先知、天使或聖者,而成為一般宗教徒信仰的中心。
一般的靈媒,沒有公是公非,故在基督教教勢擴張之後的歐洲,便對異教的巫、覡,趕盡殺絕。在中國,巫覡往往也成為妖言惑眾的禍源,所以,孔子主張不語怪力亂神。為何稱靈媒為「怪力亂神」?因為他們的靈力來得沒有理由,那些神鬼世界也沒有一定的秩序和道德準繩;通常是會教人為善,但一旦和這些巫覡本身的權益衝突、矛盾時,就會散布謠言、顛倒是非、惑亂人心。故自古以來,中國民間宗教的靈媒信仰,雖然起起滅滅,但都未能豋入大雅之堂。

從佛教立場看,修善積福是以持戒、布施而得人天福報。以因果的觀點來說,
教化大眾、種善因、得善報;種惡因、受苦報。如果遭受到災難、貧病等情事,最好的方法是懺悔、積德、存善心、說好話、做好事,所謂吉人自有天相,這是由於自修善法而得到護法神的惠助,以及諸佛菩薩的庇佑,不需要通過靈媒的關係來以善鬼趕惡鬼、以正神驅邪神。

靈媒確實有其作用,而這種作用的幫助,不過是挖肉補瘡式的臨時救濟,無法真的解決問題。其後必須繼續地挖肉、補瘡,傷口永遠在起滅交替著。求助於靈媒,粗看問題彷彿已經解決了,實質上是問題在連鎖著,越陷越深;類似吸食鴉片、注射嗎啡,越醉越沈。但是一般民眾很難有此自覺。就像海裏的章魚,找不到食物時,可用它自己的觸角充饑,那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但是長此以往,就只有死路一條。因其違背了因果原則,也違背了自然律的秩序。

雖然,通過靈媒的幫助,有時也真的能夠得到一時的意外之福;但是,那只是一種假相的告貸,是一種幻覺的滿足而已。所以,學佛的人,不許說神弄鬼地自作靈媒,也不得親近靈媒,應該依據佛法的指導,自求多福,努力開創明日的前途。

靈媒的力量既然來自鬼神的靈力,而且因為鬼神來去無蹤、飄忽不定,所以任何一個靈媒,都可輪番接受到許多不同的靈體附身。一旦靈體離身,做靈媒的人,可能變成比常人還要軟弱無能的人。如果經常為人趕鬼、治病、禳災、袪厄,當靈體離身之後,靈媒自己本身就會遭受到惡報的懲罰。因此,凡是靈媒,經常都會恐懼靈體離身而失去靈力。故需常設法請鬼、迎鬼、供鬼、養鬼,保持與鬼靈接觸,以達役使鬼神且保護靈媒本身的目的。


佛教對神通、異能看法如何?

佛教承認有神通的事實,凡夫可得五通,出世的聖人有六通,佛有三明六通。

所以五通,一、能知過去世叫宿命通;二、能知未來世及現在的遠處和細微處叫天眼通;三、能知他人的心念活動,叫做他心通;四、能用耳朵聽無遠弗屆的聲音叫天耳通;五、能飛行自在,有無變化,來無蹤、去無影,瞬息千里,取物如探囊等,這叫做神足通。此由於功力的深淺,使得所達範圍的大小和保持時間的長短有所不同,是屬於有為、有漏、有執著的,跟解脫道無關,當然,也不是菩薩道,所以聖人必須另得漏盡通。

所謂漏盡,即去我執而證涅槃,小乘就是阿羅漢,大乘是初地乃至七地以上的菩薩。唯有佛得三明,即六通之中的天眼、宿命、漏盡的三通稱為明,那是因為唯有佛的神通力,是徹底、究竟、圓滿、無礙,是度眾生的方便,不是異能異術的表現。一般外道得到了一些神鬼的感應,能差遣鬼神或被鬼神所差遣,就以為得到了三明六通,是非常幼稚和危險的事。

神通有一定的修法,有的是以習定而發通,有的是以持咒而發通。修定得通,
首先是注意力集中,心力增強,用心念把自己身體的官能接通宇宙的磁力和電波,
再對於波長的選擇性和接收力的訓練、溝通到達某一種程度,自然產生神通的功用。這都是在物質範圍之內,沒有物質的條件,神通無法表現,也無從訓練。故以基礎的道理而言,唯物論者也能練成神通。

關於用咒力達成神通的目的,則是以特定的某一種或幾種咒語來感通鬼神或差遣鬼神,被鬼神所役使或役使鬼神。咒的力量,我們在另一篇中已介紹,是代表特定鬼神的符號和威力,所以,有感應特定鬼神的作用。

這兩種比較,前者如定力退失,則通力也退失;後者如鬼神遠離或犯了禁忌,
通力也會退失。鬼神的力量,可以用兩種方式來表現︰一是載附於人的神經官能而出現;一種是從耳根的耳語得到消息。附載式的神通和傳話式的神通,實際屬於感應的範圍,還沒有到達神通的程度;可是附載式的感應,很容易被以為是他們自己修成的神通,因為不自覺有鬼神附體的感受。

因為神通不能違背因果,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,只能夠預先得到消息或從遠距離得到消息,而做暫時的迴避和阻擋。神通也是自然現象之一,他不能跟自然的軌律相違背。所以,好顯神通的人,除了顯異惑眾之外,對於亂世的大局無補,對於混亂的社會無益,對於徬徨的人心無助,反而沈迷於神通現象越深的人,脫離正常的生活越遠。

因此,佛世時代,佛不許弟子濫用神通,阿羅漢的弟子們,也並不是都有神通。相反的,若用神通,雖能感化眾生於一時,不能攝化眾生於長久。而且,善用神通如比丘之中的大目犍連,比丘尼之中的蓮花色,分別為羅漢、羅漢尼的神通第一,結果,大目犍連死於鹿杖外道的亂棒,蓮花色死於提婆達多的鐵拳。故歷代祖師從印度到中國,使用神通來傳播佛教的不多,甚至可以說很少,這些人,如果在使用神通之後,大概會離開當地,或者捨報往生他界。如果常顯神通而不收斂,必然遭致殺身之禍、枉死之災和凶死之難;捨壽於非時,這都是由於違背因果,抗拒自然的結果。

如眾人所知,西藏地處高原,崇山峻嶺之中,潛修密行,苦修禪定,精練神通之士不少,其中有人能夠呼風喚雨、灑豆成兵,以飛劍殺人於千里之外;可是西藏的佛教史上,也有過幾次的法難,也就是佛法遭受惡王的摧毀和消滅之時,神通即失效。

又據說臺灣本島,現在也有不少已得所謂三明六通的異能之士,可是臺灣本島,幾乎年年都有颱風、地震、水患,以及擾亂大眾安寧的黑社會流氓、地痞、強盜、土匪,那些具有神通的人士為何變成了無能無力而不問不聞?

可見得業力不可思議,共業和別業,該受的仍然要受,迷信鬼神的神通救濟,只有增加更多的困擾,損失更多的財產,消耗更多的時間和精力;所以怪力亂神是孔子所不語,識者所不取。在今天社會文明、知識普遍的時代,凡事應以正信的佛法,從事於智慧的開發和努力,不應迷信所謂神通的奇蹟,因為,那實際上不過是鬼神現象的幻術罷了。

(參閱拙著《學佛知津》〈神通的境界與功用〉

传真:010-85285880 技术支持:13391787800(24小时)

信箱:admin@fjnet.com QQ:847698935 在线留言

珍邮册迎请:13031145884 / 15810041584 、010-51656995、免费电话:400-7068559

办公地址: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A座公寓9-10C 邮编: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

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:847698935 QQ群:21264446 招聘

京ICP证020157号 Copyright 1996-2011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